?
深赛格称“赛格广场大厦振动”事件致亏损5500万元目前楼内“一铺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2-01-19    

  1月6日,深圳赛格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深赛格”,股票代码:000058.SZ)发布公告称,因“5·18”赛格广场大厦振动事件应急抢险工程而引起的经营损失,对公司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的影响约5500万元。

  深赛格表示,上述事项对公司后续经营和偿债能力无重大影响。值得注意的是,深赛格已经连续两年亏损,另外,其近年来进军的光伏业务也还未实现盈利。2022年1月7日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走访发现,赛格广场大厦商业裙楼部分,即赛格电子市场,仅一楼商铺,空置的就有20个左右。

  另外,记者在华强北看到,导致赛格广场大厦振动的桅杆已经被拆除。赛格广场大厦一名商铺店员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自2021年上半年振动后,赛格广场大厦就没有再振动过。

  时间回到2021年5月18日中午,位于华强北的赛格广场大厦突然振动,楼内工作的人纷纷向下逃离,引发社会关注。

  深圳市交通干道深南中路与华强北路交汇处的赛格广场大厦,是中国电子第一街华强北商圈内的地标性建筑。公开资料显示,赛格广场大厦总高355.8米,总建筑面积达17万平方米,由高级工程师、著名建筑师陈世民设计,于1999年建成完工。赛格广场大厦共76层,其中地下4层,地上72层,1-10层为裙楼,拥有亚洲最大规模的电子市场(下称“赛格电子市场”),其上62层为写字楼、酒店和观光层,72层天台设有直升机停机坪。

  2021年7月16日,深赛格公告表示,“权威专家认定大厦结构安全,可以继续使用”。专家组通过技术调查、环境和设备运行调查与测试,排除了地铁运行、周边工程施工或爆破、空调机组运行等影响因素。通过对风致振动与结构累积损伤的重点分析,专家组认为:桅杆风致涡激共振和大厦及桅杆动力特性改变的耦合,造成了赛格广场大厦的有感振动。

  专家组认为,拆除桅杆可以有效解决大厦有感振动问题,桅杆原有的防雷、航标功能可在桅杆拆除后在楼顶重新布设。随后,相关部门开始实施桅杆拆除工程,修复结构局部累积损伤。

  2021年9月8日,深赛格发布公告称,经过一个多月的施工,赛格广场大厦桅杆顺利拆除,已按科学程序认定大厦结构安全,有感振动风险已消除。自2021年9月8日起,赛格广场大厦裙楼及塔楼将全部恢复运营使用。

  2022年1月7日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在华强北看到,赛格广场大厦顶端的桅杆已经被拆除、下午接近下班时间,赛格广场大厦写字楼部分的出入口陆续有人员出入,赛格电子市场出入口人来人往,商铺正常营业,运输货物的人略显忙碌。赛格广场大厦一名商铺店员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自2021年上半年振动后,赛格广场大厦就没有再振动过。

  “5·18”赛格广场大厦振动事件过去7个月,2022年1月6日,深圳赛格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深赛格”,股票代码:000058.SZ)发布公告称,因“5·18”赛格广场大厦振动事件应急抢险工程而引起的经营损失,对公司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的影响约5500万元。

  深赛格表示,上述事项对公司净利润产生较大影响,已计入公司2021年度损益,最终以公司披露的2021年度审计报告为准。另外,上述事项对公司后续经营和偿债能力无重大影响。

  据悉,赛格广场大厦由深圳市赛格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赛格集团”)投资兴建。赛格集团成立于1986年1月,2003年实现“债转股”后,成为股权多元化的集团企业,目前赛格集团拥有深赛格(000058.SZ)、华控赛格(000068.SZ)两家上市公司。据了解,赛格广场大厦部分物业为上市公司深赛格自持。

  深赛格2021年半年报显示,其主营业务包括以通信市场、电子专业市场为核心的电子市场流通业务,以检验检测与新能源为核心的战略性新兴业务,以物业经营及管理服务为核心的智慧城市及城市服务业务。从营收来看,2021年上半年,深赛格来自电子市场及物业租赁和管理的收入占比为87.65%,排名第二的新能源开发业务收入占比仅为5.66%。

  深赛格表示,公司目前的电子市场流通、智慧城市及城市服务、新能源业务均处于完全竞争行业,在行业持续激烈竞争的情况下,可能面临电子专业市场租户流失、智慧城市及城市服务市场份额占有率不足、新能源业务竞争加剧等风险。

  随着电子数码产品分销渠道的改变,华强北商圈的“淘金热”一去不复返,赛格电子市场曾经一铺难求的盛况也早已不再。

  “要租铺子啊,你看这周围都是。”2022年1月7日,当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以租客的身份进行询问时,赛格电子市场一柜台的商家这样说。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走访发现,仅赛格电子市场一楼空置的商铺,就有20个左右。

 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上述振动事件影响确实很大,租户可能对楼宇的质量和安全问题有所担忧,客观上,对于租金等方面会有影响。另外,从楼宇的角度看,企业也要关注产业的变化。若是产业定位不清晰,招租的产业不符合市场规律,往往会扎堆进入一些要被淘汰的产业,反而使得此类楼宇或企业后续在招租和产业聚集方面优势不大,所以要关注新产业,积极导入优质的新兴企业。

  事实证明,深赛格的经营确实出现了问题,甚至出现了亏损。2019年、2020年,深赛格归属上市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-169.5万元、-2336万元,已经连续两年为负。

  另外,深赛格转型的光伏业务目前也还没有实现盈利。深赛格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表示,其2020年度光伏业务营业收入467.36万元,占公司合并营业收入的0.33%,光伏业务净利润为-708.38万元;2021年前三季度光伏业务营业收入4716.11万元,占公司合并营业收入的3.33%,光伏业务净利润为-226.45万元。

  对于后续的经营战略等问题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电话联系到了深赛格相关工作人员,并给深赛格发去了采访提纲,截至发稿,未收到回复。